分類

蔣經國與臺灣民主進程

作者: 阮一峰

日期: 2012年7月25日

騰訊課堂 NEXT 學院

英國《經濟學家》雜志,每年公布一次"民主指數"(Democracy Index),用來評估世界各國和地區的民主程度。

2011年的評選中,臺灣排在第37位,是排名最高的華人地區。(香港排名第80位,新加坡第81位,還有的地區倒數。)

為什么臺灣可以推行民主制度,其他華人地區卻做不到?二戰結束后,臺灣還是一個高度集權的社會,蔣介石實行獨裁統治,為什么半個世紀之后一切完全改變?如果臺灣可以在和平條件下,實現民主轉變,其他地區行不行?

最近,我讀完了美國人陶涵的《蔣經國傳》,了解了臺灣民主制度的由來,對上面這些問題有了新的認識。這本《蔣經國傳》是同類書籍中最好的一本,資料詳實,信息量大,敘述清晰,立場客觀,推薦閱讀。(以下的引文都出自該書。)

《蔣經國傳》(英文版:哈佛大學出版社,2000;繁體中文版:時報出版公司,2001;簡體中文版:新華出版社,2002,天津華文天下圖書有限公司,2010。)

一、民主的起步

1986年3月,蔣經國在國民黨十二屆三中全會上,提出"政治革新"的主張,決定開放黨禁報禁,允許自由成立政黨、自由出版報紙。

一般把這個事件,當做臺灣民主制度的開端。但是實際上,它的根源可以追溯到很久以前。

1950年,國民黨退守臺灣不久,就舉行了第一次地方選舉,95%的選民參加了投票。結果,在舉行選舉的四個縣市之中,國民黨只贏了基隆和澎湖,黨外人士贏得了臺南和臺中的市長。1954年,最重要的臺北市長選舉,國民黨候選人"警務處長"王民寧,居然被無黨派人士高玉樹擊敗。

由此可知,早在50年代初,臺灣就有全民投票的選舉。雖然,選出來的縣市長沒有實權,只是行政官僚,財政、立法、政策、組織、人事全掌握在國民黨手中,但是至少有形式上的民主選舉。

蔣介石為什么允許舉行縣市長普選?主要有三個原因:

  (1)1947年通過的《中華民國憲法》,規定人民有選舉,罷免,創制,復決權,因此有必要落實憲法權利。

  (2)國民黨在大陸被共產黨擊敗,退守臺灣后痛定思痛,決定推行一定程度的政治改革。

  (3)國民黨想要守住臺灣,離不開美國支持。舉行選舉,有助于獲得美國的好感和援助。

二、蔣經國的貢獻

如果臺灣的選舉早已有之,那么蔣經國的歷史作用體現在哪里呢?

可以這樣說,蔣經國將臺灣民主從"形式"推進到了"實質",完成了關鍵的轉變。他認識到,臺灣處境困難,如果要想實現繁榮穩定,要想國民黨真正獲得臺灣人的支持,必須擴大統治基礎,讓大多數人民參與政治決策。而實現這一目標的唯一途徑,就是建立真正的民主制度。

在經濟上,蔣經國推行"土地改革",讓佃農獲得土地,讓中下階層上升為中產階級,防止貧富分化,以收入增長獲取大多數人的支持。

在政治上,蔣經國逐步擴大民眾的自由,允許反對派的存在和發展,將政治權力逐漸從外省人向本省人讓渡。

"蔣經國把高級將領召集到日月潭開會。有一天晚餐后,他散步回來,有一群將領在陽臺納涼聊到把本省人晉升到高階,在安全上有何風險。他駐足聽了一會兒,打斷眾人談話,他說:'各位,這是一個嚴肅的題目。如果我們不把本省人當做中國人看待,我們的麻煩就大了'。 蔣經國不久就讓500名將軍、2000名校官(全是外省人)退役,同時本省人進軍校就讀的人數亦穩定增加,第一個本省人亦授階為將官。"

三、雷震和彭明敏

蔣經國的思想轉變是逐步發生的。

50年代后期,有一個外省人雷震主持出版《自由中國》半月刊,鼓吹軍隊國家化、開放地方自治、反對蔣介石連任總統,還組建了"中國民主黨"。蔣經國毫不猶豫地批準逮捕雷震,判處10年有期徒刑。

1964年,本省知識分子彭明敏反對國民黨,鼓吹臺獨。他被逮捕后,蔣經國同意只判決有期徒刑8年,坐牢7個月后簽署"悔過書",特赦出獄。

"彭明敏獲釋后就失業,賦閑在家。1966年初,意外地出現一位官員到訪,表示蔣經國想'聽聽他的建言'。彭明敏踏進辦公室時,蔣經國起身迎接這位前政治犯,問候他的家人,也問起有什么事需要他幫忙。鑒于蔣經國態度親切,彭明敏表示希望能回到大學教書。蔣經國暗示他會試試看。不久,彭明敏被邀請到蔣經國的"智庫"國際關系研究所擔任研究員,彭謝絕了。其后幾年,彭明敏繼續遭到跟監,不過他偶爾仍與想法相近的知識分子來往。同時蔣經國不時派出情報人員向彭明敏表示,國民黨內的自由派依然希望能說服他參與體制內的改革運動。"

由此可知,蔣經國對待反對派的態度是逐步趨向寬容的。

四、民主選舉的發展

蔣經國對待民主選舉的策略是,"舉辦干凈選舉、公正計票,以吸引有聲望的黨外人士參選,然后依靠嚴格的競選限制(包括什么能說、什么不能說)以及國民黨巨大的財力優勢及掌控媒體,來爭取多數席次的勝選。"

(1969年的立法委員選舉,)"蔣經國允許各候選人史無前例地抨擊政府,國民黨第一次受到傾向黨外的媒體的公開批評。黨外候選人郭國基和黃信介,抗議本省人受到歧視,當局把極大數額歲入撥給軍方等等。他們甚至要求直接民選臺灣省長,結束戒嚴。黃信介更大膽表示,反攻大陸已經無望,如果蔣總統繼續長久占著位置,對國家不利。郭國基和黃信介都當選立法委員,這代表立法院里首次出現兩位真正的反對黨人士。"

當年的縣市選舉,省議會71席議員,國民黨贏得61席;15個縣長席次,國民黨候選人當選了14席。可是臺北、高雄和臺中的市長都被黨外人士占據。黨外勢力普遍受到受過良好教育的臺灣人的支持。

三年后的1972年立法委員選舉,100多名黨外人士在臺北集會,呼吁修改選舉法。這是黨外人士1960年以來首度正式集會。蔣經國不斷接到報告,詳述黨外候選人挑撥性質的言行,并建議他法辦幾個人,包括把發言激烈的康寧祥抓起來。幕僚還說,康寧祥是"匪諜",蔣經國不理會這些報告,反而問部屬,為什么國民黨籍立法委員問不出這樣的問題?后來,他邀請康寧祥喝茶,兩人討論起立法議程上的一些議題。

1976年11月,舉辦中央及地方五項公職人員選舉。投票日之前,幕僚向蔣經國報告,國民黨有可能丟掉幾個重要席位。蔣經國表示,黨應該好好運用自己的優勢,但不該允許有作弊行為。他說:"我們只要掌握51%就可以"。 這次五項公職人員競選,總共有個1318席次,國民黨只贏了76%,丟掉好幾個縣市長寶座。

五、新聞自由

民主制度有兩大基石,除了一人一票的選舉,就是新聞自由。蔣經國在推行民主選舉的同時,逐步擴大新聞自由。

1975年,蔣介石去世后,蔣經國把核準新刊物登記、發行的權力,由警備總部移交到"行政院新聞局"。不過,國民黨的文工會和警備總部仍然保有取締、關閉刊物的權力。

黨外人士康寧祥、黃信介申請發行《臺灣政論》,獲得批準。該雜志大肆進行政治批判,不僅抨擊國民黨,呼吁全面改選"中央民意代表",還公開要求本省人、外省人之間的權力分配要更平均。甚至發表文章,主張臺灣人民若不是推翻國民黨獨裁政權,就只有早早跟祖國統一這條路可走。蔣經國同意警備總部的看法,認為這是"煽動叛亂",勒令停刊。

后來,康寧祥申請發行新刊物《八十年代》,黃信介申請發行《美麗島》,都獲得批準。這兩本雜志都以政治評論為主,《美麗島》的言論尤其激進,采取對抗性、法律邊緣策略。很長時間內,它們都被允許出版,沒有被關閉。

六、反對黨的成立

集權政府向民主政府過渡,重要標志和關鍵就是出現一個有力的反對黨。這往往是最困難的部分,因為很難想象,當權派同意將權力和利益,拱手讓給反對派。蔣經國在這方面,表現出了真正的偉大之處。

1979年,蔣經國接到報告,稱黨外人士準備未經許可舉行大型集會。蔣經國的指示是:只要守秩序,照規矩來,警方不應干預。他放出訊息,他"個人在推動對話政策"。當年12月10日,國民黨舉行十一屆四中全會,蔣經國發表關于臺灣民主的重要演講。他說,實行民主憲政是國家政治建設應走的大道,必須繼續向前邁進,決不容許后退。

1981年,蔣經國請人傳話給美國駐臺代表李潔明(James R. Lilley),提到他的四點計劃。第一點是民主化,包括全面選舉。第二點是臺灣化,外省人掌權的日子行將結束,本省人必將全面逐步出任要職。第三點是"完成前兩點的關鍵",也就是大幅提升國民所得和生活水準,這個目標則需要有更多的基礎建設,更重視科技與出口。第四點,就是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發展工作關系。

1984年5月,臺灣的反對派人士成立"黨外公政會",提出成立正式反對黨的目標。內政部命令"黨外公政會"解散,反對派拒絕從命。國民黨則持續研商,沒有結論,使得"黨外公政會"看上去似乎多少有點合法性。

1986年9月28日,135個反對派在臺北市圓山大飯店集會,提議即日起建立新黨,取名為民主進步黨。幕僚得到消息,"跑進蔣經國臥室向他報告,他點點頭,沒有回應,過了半小時才交代副官通知幾位核心高級官員到官邸開會。黨政軍要員迅速趕到接待室。蔣經國坐在輪椅上出現,開口就說:'時代在變,環境在變,潮流也在變'。接下來又講了幾分鐘這類有哲學意味的話。他說,國民黨過去'太驕傲、太自負',現在起,不能再跟從前一樣。 雖然警備總部已準備一份抓人名單,蔣經國卻說:'抓人解決不了問題......政府應該避免沖突,保持鎮定'。 他指示行政院新聞局起草一份公開聲明說,組織新政黨的問題已在研究中,尚待做出決定,目前的政策不變:亦即沒有所謂合法的反對黨。因此,政府在此時并不承認民進黨。他又說,國民黨中常會應加快研究政治革新,公佈一個時間表,讓民眾瞭解黨的改革方向。"

"次日,國民黨中常會正式集會討論此一問題,蔣經國重申他的論點。然后就沒有再進一步討論了。在適當程序完成前,當局不會承認民進黨;但是對于民進黨人士,當局也不會采取法律行動。"

1986年10月15日,國民黨中常會通過了制訂新的《國家安全法》以取代《戒嚴法》、修訂《民間團體法》和《選罷法》以允許組成新政黨的議案。當專案小組開始起草《國家安全法》條文時,高級情報首長建議可以讓當局保存對言論自由隨時管束的大權的文字時,蔣經國不同意。他說:"那不是新瓶裝舊酒,換湯不換藥嗎!"

1986年12月的立法委員選舉,民進黨候選人毫無顧忌地發表各式反對言論,舉起了"反對蔣家"、"反對一切暴政"的旗幟。有些漫畫把蔣經國丑化為對美國人卑躬屈膝,還有些更大膽把他畫成豬頭豬腦。"抗議者并不僅限于言詞抨擊,他們焚燒國旗、國民黨黨旗,還有人向國民黨中央黨部庭院拋進一枚炸彈。此時,戒嚴在法律上還沒有取消,警備總部再度促請蔣經國批準他們逮捕若干位民進黨領袖。蔣經國依然不肯同意。他還釋放13名政治犯,使得牢里的反對派人士只剩110人。"

選舉結果公布,國民黨得票率70%,"立法院"73席的改選席次,國民黨佔了59位。民進黨建黨才3個月,在各項不同職務的競選提名44人,當選23人,已經是一股不可漠視的反對力量。

七、逝世

1987年12月25日,蔣經國已經病入膏肓,距離逝世只有三個星期。

他依然坐輪椅參加行憲紀念日大會。"幕僚勸阻他,由于民進黨鼓動群眾抗爭,情勢緊張。他說:'你們怕他們打我是吧?沒關系,他們要打就讓他們打好了!一切照常來做'。 當他坐車前往會場時,3000名示威群眾圍住會場呼喊抗爭口號,鎮暴警察以鐵絲網阻擋住他們。會場里,11個民進黨籍國大代表掀出'老賊下臺'的抗議布條。"

"蔣經國示意副官推著輪椅上臺,歡迎掌聲稍止,民進黨代表繼續高聲喊叫。蔣經國似乎不以為意,繼續向代表們簡短地問好。然后他坐在輪椅上,讓國民大會秘書長代為宣讀大約5分鐘長的講詞。這件事過后不久,宋楚瑜拿一份雜志給經國先生看,雜志的封面故事赫然是,蔣經國有意給自己興建一座豪華的紀念堂。蔣經國笑了:'我連給自己蓋棟房子都沒有,干嘛要蓋個大墳墓呀?'"

1988年1月1日,在蔣經國的指示下,當局正式結束對報紙的限證(維持在29家)、限張(維持在三大張)的禁令,數天之內,就有200家左右新出版物向當局辦理登記,街頭立刻出現許多新興畫報。同時也有60多個政治團體申請註冊成立政黨。后來,包括民主進步黨在內,共有20個政治組織獲得通過,正式成立政黨。

"1月13日上午,蔣經國抱怨身體不舒服,雖然醫生一時找不到原由,還是替他注射靜脈點滴。蔣經國要見見他的長子孝文。孝文見過父親后,向母親表示,父親病容滿面。下午1時50分左右,蔣經國在午睡中,突然發生胃腸道嚴重大出血。血液阻礙呼吸,使他陷入休克狀態。由于他身上裝置的心律調整器把心跳維持在每分鐘70,他的心臟無法快速供應氧氣到全身各部位,醫生還來不及把他送到醫院施救,就已經撒手人寰。醫師記得,當天下午天氣晴朗,陽光和煦。"

"行政院新聞局在4個小時后公佈了蔣經國辭世的消息。當天夜里9點鐘,李登輝宣誓就職。中華民國有史以來第一次沒有了強人,可是倒也似乎沒起任何漣漪。翌晨,行政院例行院會,花了兩個小時討論河川污染防治問題。13年前,蔣介石逝世時,新聞界及高級官員使用過去帝王宮廷的生花妙語來追述撒手人寰的領袖之偉大事功。但是經國之死,不見傳統的溢美讚頌和半宗教性質的諛辭。新聞媒體的評論和個人的悼詞,都集中在蔣經國平凡的一面。"

八、總結

蔣經國是一個獨裁者,但是他看到了民主制度的大勢所趨,允許成立反對黨和實現新聞自由,領導他的政黨逐步讓渡權力,最終使得臺灣在社會基本穩定、經濟沒有衰退的情況下,從專制制度成功過渡到了民主制度。這就是蔣經國的歷史地位,他總體上是一個正面的歷史人物。

雖然臺灣的民主化有其特殊的歷史背景(國民黨在中共和美國的雙重壓力之下,作為一個臺灣的外來政權,必須改革求生),不具有普遍意義。但是,它終究是世界歷史上少有的成功案例,尤其是在等級森嚴的數千年儒家文化的影響之下。蔣經國的實踐表明,在堅定的勇氣和決心之下,至上而下的集權社會漸進式民主轉變是可以實現的。

"蔣經國在1978年可能認為自己還有十年以上的時間,可以完成臺灣的民主轉型。美國和臺灣斷交,不僅是一股強大的刺激力量,也是邁進改革的大好時機。事實上,蔣經國竟能把臺灣在國際上的受挫轉化為優勢,一方面消除臺灣本省籍人士心目中的獨立意識,一方面又可用以說服外省人交出權力。80年代中期,中國、蘇聯和其他地方發生的種種事件,使蔣經國相信,幾乎不敢想像的事也有可能實現。這些因素,加上他本身健康日益走下坡,使得他決心放手推動民主進程。當他逝世時,民主轉型的工作仍有許多地方有待進一步推動。大體而言,到了1988年元月,民主政治雖然未臻完善,也相當粗糙,卻已在臺灣軟著陸。"

(完)

留言(66條)

在Reader里看時還以為是“編程隨想”的文章。。。

好文!
讓更多的人了解將經國,讓更多的人知道臺灣的民主化進程!

下回說說李登輝吧

伴著京都的暴雨,希望有更多的人從這篇文章找到中國未來的希望。

不知道這書為什么不提蔣經國早年去蘇聯留學,參加共產黨,反對他父親蔣介石的事情?難道這些事也沒有關系嗎?

我想知道香港在97年以前的排名,有嗎?

民主與我們從不相關

臺灣排在37

一方面是反對黨在大街上把執政黨貶得一文不值,
另一方面卻是執政黨在一點一點的排除萬難推進民主,讓反對黨有立足之地。

光是單看這者中的任何一面,也許都難以領悟全景之像。


有多少人只是看熱鬧的表面。憤怒著已經太理所當然的憤怒?

所謂三位一體的力量。

當你
只是被什么人或是什么狀況所“吸引”
或是
只是對什么人或是什么狀況感到“排斥”

那么,你就不是處在三位一體的狀態中。你就難以看到全景像。

而只有浮在“吸引”與“排斥”的上方,才能具有更高的眼界,才能具備更強的力量:三位一體的力量。

阮先生,我想轉載此文章至我的個人博客(將標明您是作者),不知可否?

那么最后臺灣的民主又是怎么形成和制度化的呢?期待再寫一篇有關的文章

蔣家父子 vs 金家父子
可否一比?

網頁顯示臺灣排在 37 位,博主筆誤?

臺灣2008年排33位,2011年37位
香港2008年排84位,2011年80位
新加坡2008年排82位,2011年81位
中國2008年排136位,2011年141位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B0%91%E4%B8%BB%E6%8C%87%E6%95%B0

敬愛的阮老師,我想知道通篇都是簡體字,為何還會出現賦“閒”,請用規范字

新華出版社,2002,天津華文天下圖書有限公司,2010

這兩版有刪減嗎?

文章沒仔細看,明天再細讀吧。
民主什么的,臺灣人不多,大陸人很多,總覺得挺不容易的。

從美麗島雜志社創立到美麗島事件被封,不過半年多的時間。雖然美麗島事件加速了臺灣的民主進程,但是舉例新聞自由時不應包括《美麗島》,它恰恰是一個反例,是當時黨禁報禁的體現。

引用海波的發言:
在Reader里看時還以為是“編程隨想”的文章。。。

reader里能看到么?我雖然在google reader里訂閱成功了,但每次點開都說錯誤,跟在翻墻的感覺似的

引用兔子的發言:

reader里能看到么?我雖然在google reader里訂閱成功了,但每次點開都說錯誤,跟在翻墻的感覺似的

這要歸功于GFW,如果你在地址欄的地址前加上https://,也就是加上這個小冒號就能看了,因為reader是默認不加密的,你一加密GFW就無法干擾。 感謝阮老師,民主的風終于吹到這了,本來開放與民主就是一脈相承的。

對臺灣歷史不大了解,但隱約記得臺灣還有一次類似大陸的86年學潮事件

引用小P孩兒的發言:

我想知道通篇都是簡體字,為何還會出現賦“閒”,請用規范字

原書電子版是OCR掃描的,識別的時候保留了一部分繁體字。

我拷貝的時候沒注意,現在已經改過來了。

引用kivan的發言:

臺灣排在37

不好意思,我數據記錯了,已經更正了。

引用ys的發言:

新華出版社,2002,天津華文天下圖書有限公司,2010

這兩版有刪減嗎?

新華出版社的那個版本,略有刪節。據我判斷,應該是刪得不多。

華文天下的版本,據說是沒刪,但我沒看過。

引用老王的發言:

從美麗島雜志社創立到美麗島事件被封,不過半年多的時間。雖然美麗島事件加速了臺灣的民主進程,但是舉例新聞自由時不應包括《美麗島》,它恰恰是一個反例,是當時黨禁報禁的體現。

你的看法也對,可能放在這里不太合適。

但是,《美麗島》雜志被關,不是因為激進言論,而是因為“美麗島事件”。國民黨至少保持了對言論的容忍。

還有的地區倒數……

有一個地方
2008年排138
.....
2011年排142
照此下去....

引用palmer的發言:

有一個地方
2008年排138
.....
2011年排142
照此下去....



2008年排138位的是阿富汗,2011年排142位的是科特迪瓦
不知你是刻意搞數字游戲還是別有用心,我在前面的評論中已經寫明了
中國2008年是排136位,2011年排141位,還有鏈接,你自己看吧
另外還要提醒阮老師不光是我提到的那個閑字,還有以下這些
分“鐘”、心“臟”、溢美“讚”頌,主要集中在第七部分

豬跑進大戶人家院兒里混事,馬圈旁,廚房后,它逛來逛去。垃圾里拱食,馬糞里憩息,難免污水澆頭猶如淋雨。它轉了一圈回家,自是依然如故。

碰上了牧人,牧人搭話相敘:“這次你可開了眼界,老豬?據說闊人家里珍珠如土,而且一家更比一家富足。”

豬哼哼著說:“那是胡言亂語,除了垃圾馬糞,哪有什么財富?可惜白白勞累了我的嘴巴,在整個后院里拱來拱去。”

我的比喻可別惹人生氣:有些批評家和這老豬酷似。不管提起一個什么問題,他們所見,只是一片漆黑。

引用ys的發言:

新華出版社,2002,天津華文天下圖書有限公司,2010

這兩版有刪減嗎?

兩個版本都有刪節 見:http://book.douban.com/review/4550661/

大陸也在進步。君不見2010年版比2002年版刪的要少啊。
朝鮮也在進步。君不見他們馬上就要經濟改革開放了啊。


從一個最宏偉的視角來看待人類歷史的話,就會發現,
歷史人物只是浮在歷史大潮的表層,最容易被看到罷了。
潮流本身,才是最應該被我們關注的東西。

所以,不要再去憤怒為什么潮流還不轉向。
潮流正在轉向啊。

潮流,就是人民的意識。

而人民意識的進化之流,有著兩大主要方向。
1)服務自我
2)服務他人

人類的集合意識,眼下正在經歷一個兩極分化。
就如同細胞的有絲分裂。


好在地球的未來--或者說地球上大多數人將為自己選擇的未來--將是:服務他人的未來。

所以,去關注更加民主自由更加開放的社會現狀吧,
因為,那是唯一能將你,從你所痛恨的專制與獨裁社會中脫離出來的方法。

不知道作者blog用的什么主題,能否提供下載地址

父輩們正在老去和死去,建國時就一直在倡導宣傳的“民主”,可惜他們一天都沒享受到~

感謝阮先生,最近又看了和轉載了您很多作品,特意付費支持,愿微薄之力最終匯成江海。

我想說的是,中國的民主不一定要照搬西方的方式,反而我覺得中國本身就有個很好的民主制度,只是被誤用了,被埋沒了。
一黨專政和多黨參政,我覺得是個很好的民主制度。即可獲得權力制衡,又可避免西方民主的亂遭遭。
我國應該開放最高法院院長,最高檢察院院長等職位,供其它黨派選舉產生,其它各省市長也應該由各黨派包括共產黨通過選舉產生。最高法院院長,最高檢察院院長等選舉產生后可由主席任命,主席相當于現在的主席及英國女王的職位。最高法院院長,最高檢察院院長由其它黨派任職,可以監督現在的貪腐等。
通過一黨專政獲得團結,通過多當參政獲得權利制衡,這才是現在中國民主能夠和平過度和適合現在國情的方式。不妨考慮。

一黨專政和多黨參政,應該是對外專政,對內民主。

可惜,我們似乎已經喪失機會。想想看,當時臺灣只有蔣經國先生一個人有這樣的能力,但他做了。我們這里,毛有這樣的能力,他沒有做;鄧在后期有這樣的能力,他也沒有做;再后面的人物,即使想做,也心有余而力不足了。試想要9位長老統一思想是何其難也。。。

老郭的發言好經典啊!我猜您也是個體制內人物,但比較開明。好,我喜歡。

寫得真好,大陸怎么邁進這一步呢?

引用laoguo的發言:

大陸也在進步。君不見2010年版比2002年版刪的要少啊。
朝鮮也在進步。君不見他們馬上就要經濟改革開放了啊。


從一個最宏偉的視角來看待人類歷史的話,就會發現,
歷史人物只是浮在歷史大潮的表層,最容易被看到罷了。
潮流本身,才是最應該被我們關注的東西。

所以,不要再去憤怒為什么潮流還不轉向。
潮流正在轉向啊。

潮流,就是人民的意識。

而人民意識的進化之流,有著兩大主要方向。
1)服務自我
2)服務他人

人類的集合意識,眼下正在經歷一個兩極分化。
就如同細胞的有絲分裂。


好在地球的未來--或者說地球上大多數人將為自己選擇的未來--將是:服務他人的未來。

所以,去關注更加民主自由更加開放的社會現狀吧,
因為,那是唯一能將你,從你所痛恨的專制與獨裁社會中脫離出來的方法。

請問服務自我和服務他人怎么解釋?

自上以下的民主改革,確實是一代偉人

鬼才信,美國國稅局帶斧子收房子的紀錄片看了幾遍了?奧運現場觀眾不足讓士兵充數看了嗎?歇了吧,我不要美國的民主我希望美國滅亡。

引用ayanamist的發言:
不知道這書為什么不提蔣經國早年去蘇聯留學,參加共產黨,反對他父親蔣介石的事情?難道這些事也沒有關系嗎?

毛澤東同志也參加過國民黨,李敖說的。

民主的特點是人越多越難達成,人越多就越依賴外部力量,例如宗教,例如地緣,而這恰恰不是宗教之類的目的,也就是隨時必須要用熱臉貼冷屁股,這是搞民主必須要先想明白的。民主的問提就是很難達成完美,而且不是治病的藥,而是治好病后的福利,或多或少,依然會有下水道陰溝,因為人類的不必要關系是趨向瓦解的,必要聯系則是純理性而冷淡的,這也是攻擊民主者的基本技巧,你再強也解決不了自由和平等的矛盾吧。有很多完善的辦法,這些辦法是形式,形式隨形勢而變 ,和本質一樣重要。注意是一樣重要,不傾向與哪一個。你議會里面要不要扔鞋子不是關鍵,關鍵是能不能扔鞋子。不能多說,到此為止

引用banyan的發言:

請問服務自我和服務他人怎么解釋?

充滿儒家思想的 集體主義式體制強調無私奉獻和服務他人
這其實都是違備人性的

引用幻滅的發言:

充滿儒家思想的 集體主義式體制強調無私奉獻和服務他人
這其實都是違備人性的

其實是這樣的,集體主義、無私奉獻是形式。俺說過形式和本質一樣重要。現在我來揭秘本質。這個本質...咳咳...一般人除了美女我還不告訴它。那個本質,就是是否尊重、發展了"獨立人格"。其實我一般上連格字都省略。至于說獨立人格是啥玩意兒,這是很美的東西,而且不邪惡,真是好啊

民主進程也來源于壓力

1.民眾的壓力:蔣經國在美國訪問時遇刺,雖未成功,給他的震動極大,刺殺者還是國民黨政府資助去美國留學的臺灣學生。
2.美國的壓力


引用banyan的發言:


請問服務自我和服務他人怎么解釋?

這些“專業”詞匯來自于新時代的通靈資料。

一般我們大家都會說:好和壞
但是很快我們就會發覺好和壞都是相對的。

所以,一個對好和壞的更加絕對性的/正確性的描述就是:服務他人和服務自我。

這是意識--也是靈魂--的兩種進化方向。


前面有人說:

引用幻滅的發言:


充滿儒家思想的 集體主義式體制強調無私奉獻和服務他人
這其實都是違備人性的

這句話說得也對也不對。
因為人性分兩大類,或者更正確的說法是:人性的進化途徑有兩大類。

當一個人正處于服務自我的進化途徑上,他當然從內心中覺得服務他人是違背自己的人性的。
而相反,也會有更多的人并不覺得服務他人會違背自己的人性,因為他們正快樂的走在服務他人的進化道路上。

然后,當前在地球上,服務自我和服務他人并不是完全割裂開的,一般人都是摻合在一起的。人類必須要通過“極化”,才能進入下一個進化舞臺,否則,就只能在當前這個人類舞臺上繼續學習進化。

所謂“極化”,就是指:更多的服務自我,和,更多的服務他人。

套用Ra的說法,人類大多數人都處于一種:“漠不關心的臭水溝”的狀態。
也就是說,并沒有有意識的感受到自己的進化道路,而是一會兒從服務他人中感受到快感,一會兒又難以壓抑有損他人的小我的欲望。就好像處于一個隨機的狀態,而沒有目標,所以進化速度自然就不會快。

而地球的未來將是:服務他人的。

你過于沉溺于形式了,形式和本質一樣的重要,不偏不倚。在這些case里面,無論是你服務他人,還是他人服務于你。你應該毫無疑問關心的其實是你的獨立人格是否得到尊重和發展。舉例來說,別人很好的服務于你,你不愁吃不愁穿,但是有一天你意識到你是動物園籠子里面的一個猴子,你會高興嗎?同樣,你很認真的服務于他人,并且由于您的高貴品格,看到別人不愁吃不愁穿很愉悅。但是有一天,你服務的對象發現自己不過是一個籠子里面的鳥,或者等同于是你的一個玩物或者附屬品,他又會高興嗎?
在本篇討論的問題里,“獨立人格”就是一陣見血的檢驗標準,相信我吧,阿門!

有意思,一個社會的開化和進步,從根本上看,是因為下層的反抗與斗爭,還是上層明君的開化與寬容?就這本書的意思來看,還是明君的作用更大一些。蔣經國的兒子在美國引發江南案,從而被放逐出權力中心,從而也斷絕了三代連續繼承的可能性。而臺灣早年的高壓統治,也使得社會處于一個激蕩的關鍵點。我們這些沒經歷過秘密警察,憲兵橫行的社會體質的人大概難以想象當年的形勢吧。

民主應在科學的指導下

阮先生的 blog 是用 perl 寫的?

十分同意“獨立人格”的說法。
在服務業,隨處可見被服務:服務人員拖著疲憊的身體給你服務,她動作麻利,態度完好,但你總會覺得什么地方欠妥。
是的,服務人員并沒有將你當作有“獨立人格”的人,她的老板要賺錢,哪兒有那么好心去管“獨立人格”?服務員在他們眼里就是每月1800而已。
這只是個例子,眼光走出服務行業,你會驚訝于“獨立人格”的廣泛缺失,現代中國社會,“尊重”二字幾乎無從談起。。。

引用ayanamist的發言:

不知道這書為什么不提蔣經國早年去蘇聯留學,參加共產黨,反對他父親蔣介石的事情?難道這些事也沒有關系嗎?

蔣經國當時已經在蘇聯當了十年以上的人質,為了換得政治地位上的人身安全,只能再人民大會上公開批鬥蔣介石,不到一個月後就偷渡到海參威了,才終止了人質生涯。

就是有你這種大陸人說話只說一半,半湯不水,活該讓你當天朝的共娼賤奴!!!

引用laoguo的發言:
一方面是反對黨在大街上把執政黨貶得一文不值,另一方面卻是執政黨在一點一點的排除萬難推進民主,讓反對黨有立足之地。 光是單看這者中的任何一面,也許都難以領悟全景之像。 有多少人只是看熱鬧的表面。憤怒著已經太理所當然的憤怒?

真是引人深思...

看完了,佩服蔣經國。我們也需要一個蔣經國。

引用Singer的發言:

下回說說李登輝吧

選擇李登輝接班是比較明智的,如果選一個外省人,權威又遠遠趕不上蔣經國自己,不能在掌控局面的情況下慢慢放權,那國民黨與民進黨之間的溝通就很容易陷入惡性循環,臺灣的民主改革就不一定能夠軟著陸了。
李登輝是本省人,和民進黨打交道就要容易得多,民進黨也不太能以省籍問題進行煽動,而只能更多地針對制度問題,這就比族群問題那種純粹的立場問題要緩和得多。臺灣還是本省人占絕大多數,外省人要想長期把持領導地位,必須得通過獨裁,這對本省人不公,對外省人也很危險,很多多民族國家民主化后爆發種族沖突都是因為這個原因,南聯盟和盧旺達都是例子。
從避免形成新的個人獨裁的角度來看,選擇李登輝也比選擇外省人(比如蔣緯國)要保險。外省人想搞獨裁,有外省人、政府和軍方的支持,李登輝要想搞獨裁,則將完全失去政治根基。
基于上面兩個原因,選擇李登輝,可以讓民主改革不疾不徐的進行下去。
至于統獨問題,如果臺灣真的民主了,那也不是任何一個個人說了能算的。

發現自己還是讀書太少,文章也寫得太少,有想法,但是形不成概念和文字,更形不成系統。不知道阮兄看過什么好的關于寫作指導的書沒有,能否推薦一下?我也知道看書不可能立竿見影地解決問題,但是應該可以指明方向或者提供一套訓練的方法,讓自己有個堅持的方向。提這種要求好像挺無禮的,但真的被這個問題困擾好久了,還請阮兄見諒。

引用ayanamist的發言:

不知道這書為什么不提蔣經國早年去蘇聯留學,參加共產黨,反對他父親蔣介石的事情?難道這些事也沒有關系嗎?

我正好在學校圖書館翻過這本書(只翻了開頭),書里關于這件事情的記述好像還不少。
蔣經國當時在蘇聯,你也知道在斯大林主義國家,連沉默的自由都是沒有的,他那些話是否出于真心,很難判斷。不過這也是他自己后來的解釋,他當初心里怎么想誰也不知道。就算他當時真的支持共產主義,反對他老爸,年輕人犯點思想錯誤也是正常的嘛,那個年代正是共產主義運動方興未艾的時候,問題都還沒暴露出來,大家看到的都只是蘇聯快速發展的國力,好多歐美人都受到蠱惑,何況是在蘇聯度過青少年時光的蔣經國,后來長大了,能夠勇于直面和否定當初的自己,這也是難能可貴的。

剛從圖書館借了一本華文出版社出版的,估計是閹割版了,湊合著看吧,唉

文章有不少邏輯含糊的地方。從文中我看到了一些類似“只有”.“必然”.“必須” 的詞,卻沒有進一步說清楚原因。

若不是當時的形勢,無路可走,蔣是否有這樣的思想覺悟呢?估計也說不準。不過他的選擇的確是正確的。
再看看咱們這邊,當年改革與開放,不也是沒得選擇的時候才實行的么?
不到最后一刻,絕不放棄——兩岸都是如此

如今再看,國民黨真是失敗。沒能把握住輿論,徹底失去話語權。大陸對臺灣的國際關系上封鎖,與臺灣小社會的自閉。未來統戰可能已不是收復失地,而是開荒"再同化"。

一派胡言,現在臺灣都鬧獨立了,還。。。。。。鼓吹民主

2018年,臺灣民主 第 32 名

想必您沒有了解過江南事件吧,蔣經國真沒有某些書上吹得這么高大上,沒能讓兒子繼位不是他不想而是最終因各種原因沒能達成。

最后聲明一下,為啥我的NO.1帖子發布不了,是刪了嗎?

民主是個好東西,可大陸沒有。

我要發表看法

«-必填

«-必填,不公開

«-我信任你,不會填寫廣告鏈接

极速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