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紹興晚報》的“每月悲情”

作者: 阮一峰

日期:2008年12月3日

今天,我發現《紹興晚報》有一個“每月悲情”欄目,專門刊登來自火葬場的報道。

所謂“每月悲情”,就是每個月報道幾個送到火葬場的死者。因為大多數內容,都是晚報在火葬場的業余通訊員寫的,所以看上去不是很正式,但是給人一種特別真實的感覺。

比如,有些死亡寫得有點像“黑色幽默”。

2007年11月17日,鑒湖鎮一個老太太因為遇車禍不治身亡,在市殯儀館被火化。據人說,這位老太太是早上去念佛經的路上被車撞倒的。去年也有一個老太太,早上趕去念佛,被火車撞死。家人一定要注意老人們的出行安全。

再看這一條。

2008年2月4日,袍江馬山派出所在所轄亭瀆村河道內發現一名男性尸體,后經調查,死者周某,系東湖水產村人,18歲,排除了他殺可能。據說,沒有人會想到周某會想不開。

還有一些簡直像是古代的“勸世篇”。

11月19日,安昌鎮一名吸毒致死的男子在市殯儀館被火化。這名男子只有37歲,以前是一家公司的副總經理,自從染上了毒癮,工作也丟了,家產也敗光了,終因毒癮過深,引發其他疾病,離開了人世。這種慘痛的悲劇大家一定要引以為戒----“遠離毒品,珍愛生命”。

有幾條冷靜得就像在寫“尋物啟示”。

54歲的湖北婦女葉某患有間歇性精神疾病,上個月隨打工的家人來到紹興,孩子們在打工之余陪她去市第七人民醫院看病,醫生說她的病根治不了,希望平時子女們要多照看她。10月1日那天,該女子失蹤了,10月4日上午,她的遺體在暫住地附近的池塘里被發現。

還有一些寫得就像小學生在煽情。

死者姓張,35歲,生前在紹興縣福全鎮某轎修廠打工,平時心臟不太好,妻子前幾天回了趟老家辦些事情,4日晚上張某一個人睡在福全的出租房內,不料再沒有醒過來。妻子得知消息后即刻趕回紹興,整天以淚洗面,在火化前她曾經多次來過殯儀館,每次來了都是趴在丈夫遺體上又是親又是摟的,讓人不忍多看。

當天是送丈夫上路的日子,化妝師為死者化完妝,換好衣服后,遺體停在了4號告別廳內。妻子情緒再次失控,親屬們拉也拉不住,她撲在丈夫遺體上,捧著他蒼白的臉,滿臉淚水,哭啊哭啊,忽然,她深深地吻住了他的臉,淚水融化了他的妝,丈夫臉上的朱紅,染紅了妻子的唇……

有的人,你覺得死得好冤。

7月25日,錢清派出所接到報警,在104國道邊的南洋道口河里有一具女尸,尸體已經腐爛,估計死亡多日。據家屬講,死者是22日傍晚失蹤的,而22日傍晚剛好風很大雨很猛,估計是被風吹落河里淹死的。

還有的死亡,讓你覺得世界很不公平。4000元還不夠有些人吃一頓飯,但是對于另一些人來說,這就是生命的全部價值。

12月13日上午,殯儀館3號告別廳內傳來兩個10歲左右孩子的哭聲,死者是他們的媽媽。他們一家四口是從安徽老家來到紹興打工的。兩個孩子說,媽媽每天工作都很辛苦,經常加夜班,他們為了讓媽媽下班能吃上飯,兩人便學著蒸飯給媽媽吃。而爸爸則整天不工作,天天打牌,輸了便回家打媽媽。

前些天,爸爸打牌將媽媽辛苦積攢下來的4000元輸掉,媽媽一氣之下投河自盡。在殯儀館,兩個孩子哭著說:“我們一輩子也不會原諒爸爸。”在場的工作人員感嘆,這樣的家庭真的太可悲了。

當然,死亡總是讓人感到難過的。

3月中旬,市殯儀館內哀樂低回。死者是紹興人,57歲,因突發心臟病不治身亡。死者的女兒在為父親讀悼詞時,哭著說:“我的父親一生勤儉樸實,為了家庭他辛苦地勞動,為了能讓我上大學有足夠的學費,父親白天黑夜地干活,從不為自己的身體考慮。而今,父親走了,卻留給了我一生的遺憾,我還沒來得及為您盡孝啊,我親愛的父親!”

3月29日,鏡湖新區東浦鎮一名11歲男孩因車禍死亡。在小男孩的告別會上,家人哭聲震天,男孩的母親哭暈了好幾次,父親則撫摸著兒子冰冷的身體,不停地說:“兒子,我可憐的兒子,老天對你不公平啊!你才11歲啊!”這一場景令在場的工作人員也不禁落淚。

怎么說呢,死亡看多以后,就覺得平常得很,生命就是那么一回事。據說,世界人口中有很高比例,是因為父母一時疏忽,忘戴了安全套,或者一時激情,才來到這個世界。對比上面的死亡,真可謂,人生就是隨隨便便地就來了,然后隨隨便便地就死了。

最后生成于 2018-7-9 07:41:58

极速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