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翻譯 Paul Graham 了

作者: 阮一峰

日期:2009年12月28日

今年八月份,我翻譯完《軟件隨想錄》,已經精疲力竭,對這種通過長時間擊鍵,將英語改寫為漢語的廉價體力 + 腦力勞動深惡痛絕,再也不想干了。

交稿的時候,出版社編輯問我,還想不想翻譯其他書。我說,不想了,除非你們有 Paul Graham 的書。此人的上一本書是五年前出版的,我覺得不太可能再引進了。

但是,幾星期前,圖靈公司的傅志紅編輯寫信告訴我,他們買下了 Paul Graham 的文集《黑客與畫家》的簡體中文版權,詢問我有無翻譯意向。

我一秒鐘也沒有停頓,立刻一口答應。我還能有什么其他回答呢?我是他的粉絲,翻譯《黑客與畫家》是我一直以來的心愿。

下面,我就告訴你,我為什么那么想翻譯 Paul Graham。

他1964年出生于英國,在康奈爾大學讀完本科,然后在哈佛大學獲得計算機科學博士學位。1995年,他創辦了 Viaweb,幫助個人用戶在網上開店,這是世界上第一個互聯網應用程序。1998年夏天,Yahoo! 公司收購了 Viaweb,收購價約為5000萬美元。

此后,他架起了個人網站 paulgraham.com,在上面撰寫了許許多多關于軟件和創業的文章,以深刻的見解和清晰的表達而著稱,迅速引起了轟動。2005年,他身體力行,創建了風險投資公司 Y Combinator,將自己的理論轉化為實踐,目前已經資助了80多家創業公司。現在,他是公認的互聯網創業權威。

但是,在我眼里,除了程序員和創業導師,他更像一個思想家。網絡技術將如何影響這個世界的未來,沒有人說得比他更深刻。說實話,我在網上看了這么多人的文章,在思想方面,他的文章對我影響最大。這也是我熱愛他的原因。

讓我來隨便摘錄幾段他的話,大家看看,說得多精彩。

最純粹、最抽象的設計難題之一,就是設計橋梁。你面對的問題,基本上就是如何使用最少的材料,跨越給定的距離。

軟件最大的好處,就是讓一切變得簡單。但是,做到這一點的方法,是正確設置默認值,而不是限制用戶的選擇。

如果你只知道設計軟件,而不知道如何部署它,那么你不能創業。

在任何一段歷史中,人們都會把某些荒謬的東西當作正確,并且深信不疑,以至于一旦你出言質疑,就有被排擠或者被暴力傷害的危險。我們自己的這個時代,要是不同以往,當然令人歡欣鼓舞。但是就我所知,它并沒有任何不同。

看上去,這是一個殘酷的世界,也是一個乏味的世界,我不太肯定哪一個更糟一些。

當你踩水的時候,你把水踩下去,你的身體就會被托起來。同樣的,在任何等級制社會中,那些地位得不到公認的人,就會通過虐待他們眼中的下等人,來突顯自己的身份。我讀到過這方面的文章,講述為什么美國的底層白人是對待黑人最殘酷的群體。

許許多多不創造任何財富的人----比如本科生,記者和政治家----一聽到最富有的5%人口,占有全社會一半以上的財富,往往會認定這是不公平的。一個有經驗的程序員,很可能也持有同樣看法。因為最頂尖的5%程序員,寫出了全世界99%的優秀軟件。

我偶爾會讀到一些文章,講述如何管理程序員。說實話,其實只要兩篇文章就夠了。一篇是如果你本人就是程序員,應該如何去管理其他程序員;另一篇則是你本人不是程序員的情況。后一篇文章也許可以濃縮為兩個字:放棄。

不管什么時候,黑客真正想工作的地方,只有10到20個。如果你的公司不是其中之一,你所能得到的一流技術高手,不是數量多少的問題,而是一個也不會有。

競爭者不過就是對著你的下巴打一拳,而投資者則是一把抓住你的下身。

對于做產品的公司,等你需要咨詢公司幫你出主意的時候,就是你開始走向滅亡的時候。

我實際上很擔心自己變得”流行“,那樣的話,我就會小心翼翼,不再像以前那樣敢于說蠢話。這種事情發生在許多人身上,我真的想避免它。

如果一切順利的話,《黑客和畫家》將在明年下半年問世。

翻譯完這本書以后,在翻譯方面,我就再沒有什么心愿了。因為我喜歡的文學作品,比如喬伊斯的《都柏林人》、《一個青年藝術家的肖像》和塞林格的《九故事》、《木匠們,把房梁抬高些》都有很完美的中譯本,不需要我來譯,而卡爾維諾的小說集我倒是想譯,但是我不懂意大利文。

最后生成于 2018-7-9 07:41:59

极速助手